鱼红旺的个人主页

首页 / 未分类 / 正文

此去经年

2020-06-26 未分类 3174 ℃ 0 评论
平姐说,今晚公司里的某个小姐妹过生日,亲爱的,我不得不去。
我说,去好了。
平姐大我9岁,嗯,你没看错。
说实话,我真不喜欢她的名字,并不是关于小的时候那场阴影,再者,小的时候发生的那场事件,并不能说明啥。再者,人家姓名里的其中的一个字是叫“萍”而非“平”,虽说都是女生。那么不喜欢她的名字到底是啥?我压根也说不上来,就如同我不喜欢自己的名字一样,永远无解。
像往常一般,这次无非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一场小小的聚餐。
平姐接着支吾呢喃道,我肯定要去的呀,但……
我本能的扭头,嗯???
平姐说,亲爱的你,你,你,能陪我一同去么?
我不加思索说,可以。但又稍纵道,我一个外人去,不太好吧?反正就是怪怪的……
平姐迅即啵了我一口,说,没事。
我没擦拭,并不是说她没在我脸上留下一丝的口水,而是因为,我并不厌恶她,从来没有。
当然,如果此时会有杠精出现,或许会讲,哇滴个去,还口水?
那,我只会明确告知杠精你,啵对方一口留下口水,哪怕一丝,那足够证明是用心爱过,不不,说爱太过浮浅亦太过随意,应该说是,真的用心喜欢过,反之是——不曾有过一丝爱过,亦,不曾有过一丝喜欢过,啊懂?当然,大多数只能用在干柴烈火的青春期,仅此而已。
那我赶紧化妆咯,你也赶紧收拾收拾,快点嘛,平姐对我叮嘱完,自顾自的打扮起来。
而我却是闭上眼,继续养神。
待平姐一切准备就绪,时间也快到点了,我被她拉起身来,共扑晚宴。
进场后,并无生端,却还差一人未至。
平姐说,亲爱的,再等等就可以开吃了,嘻嘻。
话说,换作别人,99%的会觉得恶心吧?
一个大你9岁的“老女人”还他妈说“嘻嘻”?
然,我啊?我是真不觉得恶心,听我这么一讲,此时应该让我描述下平姐的相貌了吧?然,我偏不,急死你!哈哈!
看着一一落座的个顶个的大美女,我却一片茫然,别问我为何茫然,因为,我也不知。
或许等待的时间过于太久,然,让我好奇的是,我却没听到一丁点哪怕半个字的难听的碎语,这是非常不正常的。
在场的老爷们也蛮多的,但,我可以百分百确认自己,真的厌烦啦,不由地心中在想,你他妈到底是谁啊?当自己是大明星啊?摆谱?
穷词我都想好了,准备向在座的美女们打声招呼后闪人,然,下一刻,唯一缺席的“主角”却在此刻毫无防备的情景下登场。
当时,我并没反应过来,因为,我已经站起身啦,准备道别走人。
更让我惊诧的是,在座的一个个站了起来,于唯一缺席不知哪一位的那一位一一热情搭讪。
我毫不犹豫的转头望向那一位“摆谱的大明星”,就那么一眼,没错,就那么一眼,我第一个念头居然是问自己,我是否在做梦?或者,我是否正趴在平姐身上耸动的太过激烈,导致自己兴奋过了头出现了幻觉???
哦不,这绝不会是真的,不,不不。
这不可能,我死都不信。
没错,当下那时那刻,我就是那种匪夷所思的极致状态。
我居然看到了XX蝶!
是啊,我发愣之余,XX蝶也看向了我,但,她并否表现出一副吃惊甚至其他的表情,而是就那一霎闪惚之后,她也平静的落座。
我以为等待一个缺席的人儿的到来是件难熬且不尊敬的事件,却骤然觉得,吃个饭也是件痛苦的事情,至少当下我就是这么认为的。
好在最终并没我潜意识里所认知难熬的时间长,就便轻快的散场了。
一个个莺莺燕燕们,一一起身互相道别之余,我却猛然起身,椅子刺啦声扎耳,我却不顾任何人的反映迅然走向XX蝶,抓起她的右臂(时间太过久远,鬼记得是哪个膀子)拽着她一同第一时间离开。
就在即将走出大厅门之际,XX蝶下身猛地向下沉,声嘶力竭地朝我吼道,你想死么鱼红旺?
我说,咋滴?
XX蝶说,你晓不晓得,我现在已经有新的男朋友了?他就在外面,525i里面就是他!
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我被人一脚踹在了后腰上,差点一头栽在地上。
那股似腰断掉的生疼无法令我用文字描叙,但我必然意识到自己被人阴了。
我一手按在腰背上,撑完余微的疼痛,从裤兜里毫无思量的掏出一把匕首出来。
XX蝶再清楚不过了,这正是她当初送我的一把袖珍版蝴蝶匕首(一般情况下,人们喜欢叫它蝴蝶刀),没想到此时此刻会再次出现在她的眼前吧?!
过往的温馨画面历历在目。
都送你了就是你的东西啦,怎么还要我削了喂你呀……
我嬉皮笑脸的枕在小蝶的玉腿上,用贪婪的兽眸,尽情的享受着眼前可以足够让全世界男人,都为之醉迷的精致到倾城的脸蛋……
你真的是霸道……喏,张嘴,啊……别闹了,快张嘴,啊……
……
……
那刻,我不知道对方是谁,也没必要。而是直接上前就是捅。
那男的本能的闪电般后退,爪子指向我,他妈的,还敢在我面前玩刀?小X去后备箱把红缨枪给我拿过来,看老子不弄死这个逼养的……
被称作小X的男子,或许是带着的兄弟,或者就是个司机,一脸乌黑,壮的像头肥猪。
就他小身板……啧啧,哎~瞧我的,三秒包他躺地上,黑猪说着就向我迎了上来,压根无视了我手中的匕首。
两位大哥什么情况啊?这是平姐的声音。
我他妈的居然抛开了平姐,而做了一件疯狂的且令平姐丢脸的举动,平姐此刻的心境应该很难受吧。
哪位?那男的轻飘道。
先前只是声到,而此时平姐已一把把我拽到了她的身后,揶揄道,我叫XX平,道上给我面子的都尊称我一声平姐。
啥玩意,还道上,别跟老子扯些没用的。那男的还未说完,身旁黑猪从一脸呆滞之余回过神后,大步上前谦和道,呀,平姐……
你认识?男的问黑猪。
黑猪附耳轻声道,X哥,或许你瞧不上娘们,但她……
那男的一脸失色,问黑猪,就是东闸的那一位?
黑猪此次没回答,点了下头,表示默认。
那男的长吁了口气道,行,刚对不住了,说完就开始捣鼓起胳肢窝下的小皮包。
这是伤了令弟的医药费,没有别的意思,说着就把小叠钞票递上前。
哈,居然把我看成是她的弟弟了,而平姐的老头子实际上就是站在他面前的我啊。
“啪”的一声清脆响声,那男的脸上很明显的五指印痕灼进在场的每一个人眼帘。
平姐愤怒了,是真的愤怒了,居然猝不及防的愤怒了。
没错 ,是被平姐打的,打的结结实实,毫无征兆。
全场一片哑然,平姐的小姐妹们是,黑猪是,那男的更是。
快摇人吧,平姐朝那男的说完了四个字,便拿出自己的手机也开始拨起号码来。
别,平姐别闹,那男的神速般按向平姐手机,浑身散发出来的忌惮绝对是由心而来。
看我像是在跟你闹了玩的样子么?平姐淡淡道。
那男的说, 是是是,是的是的,平姐,我错了……
现在知道叫平姐了?
平姐原本就没有要等待那男的回答的意思,而是斜眼看了一眼,或许也令她嫉妒的一副娇媚容颜,倏然一声道,还不快滚,把她也带走!
这时,我立马跳了出来。
这是真的吗?我浑身激动的站在XX蝶面前问道(其实,“激动”这词用的一点都不对,因为我他妈连毛孔都竖起来了,就如同你的女人正在嗯嗯啊啊的给你带绿帽的同时,你正在吃着饭,最后发现自己嚼了一盘苍蝇,服务员突然跑过来说给你免单,还免费送你一顶帽子)。
XX蝶说,是的,正如你一切所见。
我说,我不信。
XX蝶没有再次回答我,便头也不回地第一个跑了出去。
而,平姐第二次一把拽住了准备刚要撒腿前去追的我。
鱼红旺你够了!平姐对我吼完最后一声,也独自撒手气愤地离开。
而不懂事的我,却在下一刻抱怨起来,XX平,你竟然吼我?居然吼我?好,蛮好。
人一一散去,我知道平姐在“家”等我,那是属于我们俩的小窝,然而,我没回去,就原地静静的坐在地上发呆。
你怎么还没走呀?是个女生的声音。
我默然的抬头,发现原来是刚刚聚餐里面其中的一名女子。
我没理她。
我送你回去吧,平姐应该在家着急等你呢,女子温柔的对我说。
不,我说。
乖,听话,女子说着就来搀扶我。
都说了不回去不回去就是不回去,你耳聋啊大姐!我知道自己的音量高了,连忙说,对不起。
……
……
翌日醒来,发现枕旁的倩背,很自然地伸手抚向一头柔顺细长的丝发,小声的嘟了句,平姐对不起,是我任信了。
咦!你醒啦?
我双眼不可思议的差点被惊掉下巴,面前竟然是昨夜那名女子。
……
……
还有脸回来?还有脸站在我面前?我从未曾看到过平姐有过如此的极愤过。
爽吧?是吧?你怎么什么样的女的都上?告诉我?你说啊,说啊?平姐愈加愤怒地朝我吼道。
我却不知道如何回答,脑海中全是空白……我木讷般转身离开,是的,我就不该再次回头自取其辱。
你回来,你给我回来……
……
……
往事不堪回首。
那天我行尸走肉般回到了自己家中,我也知道,平姐一定在等我回去,但还没达到令她出来找我的地步,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自知自己不够分量。
然。
大概半年后的某天,平姐找过我。
我们并没碰面。我知道她来找过我,是因为某天回家,我看到了门口的物品,那是她当初从我手里“夺走”的那把蝴蝶匕。
等等,她怎么知道我家地址?难不成是曾经我的随口一说?但,我报的明明是个假的地址呀……
我发了疯似的下楼,打的,来到了我和她曾一起住过的地方。
房东见我一副急切的模样,思忖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什么,告知我说,阿平已经走了,不住这里了。
我问,什么时候的事情?
你是问她离开么?就今天,哦对了,收拾你们房间时看到搁下一封信,但不知是留给谁的,我现在回屋给你取。房东说完便走进了自己住的里屋。
信封拆开后,只有两个字——谢谢。我知道,这是对我说的,或者说是我的自以为是,我一个人的自作多情吧?!
我强装镇定问道,她去哪了知道么?
这就不知道了,听她自己说是要回老家结婚去了,房东边说着边向里屋走,最后还自言自语了一句,昨天还割脉来着……结婚?怎么可能!
我骤然定格般怵在原地,久久未动……
……
……
时间飞驰!
翌年,于南洋上学,却碰到了另外一个跟平姐相关的人,竟是平姐亲戚家的一个小妹妹——妃子(备注:跟N年后的妃猪毫无关系,不是同一个人)。
……
……
若干年后,再次碰到XX蝶时,她已怀有身孕,我和她俩就那么安静的面对面的坐着。
……
……
XX蝶问我,你,还要我不?
我说,不了。
小蝶说,为什么?呵,也亏我自己问的出来,你嫌我脏了是吧?别忘了,我的第一次是给你的。
我摇了摇头萎靡道,你误会我的意思了。若怕那时,你怀上孩子,就算我知道,这孩子不是我的,我都会竭斯底里的要你,但,你却做了件令我无法释怀的事,那便是,你居然被人包养了。
小蝶说,真的是这样么?你敢说当初你跟平姐在一起时,不也是被她包养了么?
我迅即给小蝶就是一巴掌。
打完后我就立马秒后悔了,是啊,我有什么资格打她,我他妈当初连上厕所5毛钱的面纸不都用的是平姐的钱么!但我绝不允许别人说平姐的坏话,至少小蝶她就是没资格。
你为什么打我?你凭什么打我?小蝶情绪由缓至急,说着说着,开始向我动起手来,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,我也就那么全身放松的任由她拳打脚踢,打吧打吧,用力打吧,至少让我心里好过些。
而此次跟小蝶再次相遇,里面包含的狗血情节实在太多太多并且过去曲折,这里不再详叙,全文完。


上一篇:第一次伤风

下一篇:

猜你喜欢

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

发表评论